QQ登录

只需要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7|回复: 0

爱情怎能承受之轻

[复制链接]

187

主题

187

帖子

718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718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爱情怎能承受之轻
   
   
   
    《1》
    她总会看见他,在每天的夜里,看见他穿着旧的,磨的起了毛的牛仔裤,赤裸着上半身,潮湿着头发走来走去的,赤着脚,把寂寞的足音留在了干涸的木制地板上。一如初见他的样子。
    仍是那样棱角分明的脸,用忧郁的眼睛望着她。嘴唇薄而敏感,湿漉的头发贴住洁白的额头。不断的,一遍遍的,用冰凉的手指,抚摩她面庞上脆弱的曲线。
      
      她望着他的眼睛,依旧不羁落寞,清冷而绝望。
      
      然后,他转身,消失在露风的窗边。
      
      她伸出手,想挽留他,可手指痉挛在凉的空气里,她的眼泪热热的,徘徊在眼底。她开始觉得窒息,在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来。
      
      其实,她知道,他是一株绮丽芳香的植物,气息甜美而馥郁,却隐藏着浓烈而激荡的汁,灼热无比。
      
      他的感情,一直壮烈,只是压抑在他表情的漠然之下,如岩浆一样暗涌着,外表不动声色,内心却奔腾反复着。 她知道,这感情最终一定会焚毁掉他们两个人,她一直都知道的。 只是她别无选择。
      
      其实,一个人最大的悲哀,就是他已经没有选择。
      
      在少年时,她是那样坚韧的女子,外表柔弱苍白,如水仙细致,可她的眼睛,始终明亮而灼热。 在上学时,她的个性倔强而强烈,常常会和老师发生争执。每次,她都固执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,用眼睛狠狠的盯住那个大声责骂她的女子。她的牙齿雪白细密,她的眼神尖锐锋利,就像是饥饿的兽。 后来,她成长为那样一个阴暗潮湿的女子,脸色苍白,神情柔弱。每天穿梭在冷气充沛的写字间里,对着辐射强烈的电脑打字,对每一个人露出职业的笑脸。有时,她会倒许多次公车,穿越大半个城市,去城郊的一片桃花林。她喜欢那里的温情。那种粉红的颜色,那种甜腻的气味,使她可以放松,卸掉许多压力。有时,她会带着手制的饭盒,然后在那里,桃花会一瓣瓣的落在她的海苔寿司上。她吃掉寿司,和落在上面的桃花,她想,也许她吃多了桃花,她的嘴唇会变为那样暧昧的粉红。 她的嘴唇总是苍白的,毫无血色的,像那些白色的桃花,还像那些寿司一样冰冷。
      
      她喜欢过人,爱那人是那么深,可那人,却如桃花一样,纷飞无痕。
      
      她想,那个人,让她的感情残废了,也许,她一生都不会在喜欢上谁了。
      
      他,生活在这个城市的阴暗角落里,神情冷漠。
      
      他没有固定的职业,也没有安稳的生活,他只是浪迹着,别人说他是混混。也许吧,他每天做的最多的,也只是混着日子,然后看时间飞走,颓然苍老。他的生活,是由喝酒,挑衅滋事,女人,兄弟义气堆叠起来的。可他喜欢城外的那片桃花,让他想起自己的家乡。他家门前,也有这样一株桃花,每年四月,他母亲会给他做有着桃花香气的饼,饼是热的,糯软的,中间有香甜的糖蜜,外面洒着细碎的桃花。他离开家乡时,是个洁白柔软的少年,可许多年的江湖漂泊,让他迅速坚硬了。
      
      他的后背上有许多伤痕,那是他从前的动荡留下来了。他每次抚摩它们,爱恋的,病态的,轻柔的,然后,他回忆起从前的时光,那个少年扒火车,乞讨,盗窃,打架抢劫,一步步,他看着自己在陌生的路上渐行渐远可无能为力。然后,他成长为这样桀骜不驯的男人。他有过两个未成形的孩子,打掉了。他有许多的女人,连他自己有时都会遗忘。那个从前纯真的少年,沉睡起来。然后有天,他在桃花下看见了她,她涂着灰黑的眼线,在眼角晕开来,看起来有种神秘的感觉。
      
      然后她抬起眼睛看他,眼光明亮而放肆,游移在他的脸上。她说,我从前见过你。
      
      他看着她,看着她苍白的嘴唇。
      
      他说,我不记得了,但我可以请你喝一杯酒。
      
      她跟着他,穿过许多的阴暗潮湿的街巷。然后,停在一栋木头房子前。
      
      他说,“这是NOT HAVE SEA”。
      
      没有海,大海消失了,死亡被延续。她觉得自己是鱼,冻结在冷冻室里。
      
      他说,你喜欢听谁的歌。
      
      FAYEWONG,她回答,说的是王菲的英文名。
      
      他说,你想听什么?
      
      彼岸花。
      
      光线很压抑,蓝色的灯照着她。
      
      她点“ROSEMARY”,那种红的宛如火焰的烈酒,却有着香水的气味。然后,她一饮而尽。
      
      她说,我喜欢它们流过我咽喉的声音,是那样寂寞。
      
      他看着她说,你醉了。
      
      她依在他身上,痴痴的笑着,然后,她坐在他腿上来,盯住他桀骜的眼睛,问你叫什么名字。
      
      我叫陈,他说。
      
      她把脸埋在他的脖子上,低声的问他,陈,陈,你告诉我,爱一个人究竟有多痛。到底能有多疼。
      
      他不说话,抱住她颤抖的身体,感觉到,有温热的液体,蔓延在他的肩上。
      
      她抬起头,看着他,她的眼神清冷深冽,有通透的液体一点点的涌出来。
      
      告诉我,爱一个人,到底应该有多吡美莫司软膏药物哪里有卖疼。
      
      那天晚上,他领着这个眼角涂着黑色眼线的女孩去他住的阁楼。
    《2》
    黑暗中,她冷冷的看着他,表情脆弱而天真。
    然后她说,你想和我****吗?
      
     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的疼痛,看着她在他身上,长发飞舞,黑色的眼影晕进似水的夜里。这个心里晦涩阴暗的女子,不肯看他的脸。
      
      夜很热,也许是刚才的酒精。他觉得身体和身体的接触潮湿而灼热。
      
      他深重的进入着,然后听到她的叹息,小小的,哽在咽喉上,泡沫一样,转瞬既逝。
      
      有一点点的水滴,湿润着他的眼睛。
      
      他伏在她的耳朵上,轻声的说着,对不起,可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疼痛。
      
      天亮的时候,她消失无痕,只留他自己一个人,睡在还有着两个人的温度的床上。
      
      他还记得那个女孩,他只希望她冷漠的眼睛里会有感情出现,哪怕是疼痛。
      
      他不爱她,可他记得这个表情漠然的女孩,在身体里,藏着怎样火热的灵魂。在夜里的激情,悄然消退时,他发现心里的空洞。她的身体,是一株芳香洁白的花朵,在夜里盛开,美丽非凡,却在黎明来临前枯萎了,最后死亡掉。他突然有种预感,这个女子,或许某天会死掉,不再出现。他会怎样。
      
      想着她长发飞舞的样子,想着她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坐在窗台上,想着她用白色的嘴唇漫不经心的叼着香烟的表情。
      
      他泪落如雨。
      
      她想起他熟睡时的表情白癜风患者要做到饮食的调整,孩子一样的纯真。
      
      男人,只有在睡觉和****的时候,才会没有了锋利的感觉,才会回到最真的他自己。
      
      而他,最真的地方已经被她看到了。看清了。
      
      那个男人对她说,我只是不想让自己一个人疼痛,她看着他湿润的眼睛。她明白了一个属于强者的脆弱。
      
      韧草如丝。
      
      灰蓝天空里,阳光穿射过灰蒙的公车玻璃。
      
      她想起了另一个男人。
      
      爱一个人,到底要多疼。
      
      她突然明琢怂
官方1群:466574330(满)2群:188598203(满)3群:281868413(满)4群:281325193(满)官方5群:300543985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981575329
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400-888-888
QQ扫一扫
直接进群交流
客服热线
400-1234-888 周一至周日:09:00 - 21:00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科技路88号现代城

网赚天眼温馨提示:网赚天眼仅提供平台服务,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。理财属于投资行为,不等同于银行存款。投资有风险,购买需谨慎。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网赚天眼  

GMT+8, 2018-10-16 06:09 , Processed in 0.128860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